Dragon
  • 不是所有的天空都要群星闪耀,我的天空只要你这壹颗星星就已足够。
  • 城市的高楼让挡住了漫天的云彩,你的伪装和欺骗挡住了我的心。
  • 可能,遗憾也是一种美…
  • 旧爱的誓言就像一个巴掌,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。
  • 在生命长河中能遇见你,我何其有幸。
  • 幸福的驿站,有你就永远不会打烊。
长谷川长谷川  2021-03-25 09:29 纯输出 隐藏边栏  59 
文章评分 1 次,平均分 5.0

我不擅长写诗,却是个爱读诗的人。我喜欢席慕蓉、郑愁予,也爱徐志摩。曾有朋友说我读得文章老派,我笑着点头认同。我钟情老派的浪漫,至今仍然维持手写书信的习惯,也重视具体的付出远胜于言语的暧昧。

 

我想,大概也只有徐志摩可以既顾全暧昧的仪式感,又能行动付出,我只能做到他的一半。我却丝毫不羡慕他,因为他在前段感情,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。再则,徐志摩的情路不怎么顺遂,结局也悲戚。

故事是这样的,他看不起奉旨成婚的元配张幼仪,后来为了追求林徽音,而要求张幼仪堕掉第二胎并离婚。他的第二段婚姻是为人熟知的陆小曼,陆小曼原与王赓是夫妻,王赓与徐志摩是好友,陆却和徐志摩发生婚外情。王赓允诺离婚,不久陆小曼与徐志摩结婚。徐志摩是著名的宠妻魔人,身兼七份工作供养陆小曼奢华的上流生活。最后,徐希望陆节俭,进而发生口角。徐遂搭乘飞机离开上海,不幸在飞机失事中罹难。陆为此痛哭到数度昏厥。

 

我每逢想到徐的恋情,我就有不能语的呜咽。在情场里面,人人活该。因为都是自己选的,自己选的人、自己选择这么付出。可并非每个选择真如表面上自由。爱一个人,有很大一部分是牺牲自己的自由。牺牲时间的自由,给对方蹉跎;牺牲空间的自由,给他人进驻自己生命中。我们舍弃了翱翔的自在,甘心空降在某个人身旁。是爱啊。

 

张晓风在《梦稿》里面记录了自己的梦境,梦见自己在天上飞,却看见了美丽的花树而降落,于是醒了。「唉!如果没有那棵美得令人折翼的花树就好了⋯⋯我就可以继续高飞。然而,我好像也并不遗憾,为一棵心事争发的花树而坠落尘埃,我其实是不悔的。」每个人心中,也曾冒出过那棵让我们甘愿迫降的花树。

 

或许徐志摩在决定爱陆小曼的时候,他已经奋不顾身了,尽管旁人所见尽是愚勇,还以悲剧收场。我不对此做粗浅的道德判断,也没人说得清吧,我仅只是被这悲剧性的抉择动容,但就此打住。

爱,在付出中带来自我满足的幸福,也同时酿成悲剧。然而孰轻孰重呢?恐怕我们需耗尽毕生撰写这道证明题了。

 

我想啊,或许,万物之间的爱不总是那么完整,自由也是。我们贪求于折衷,想要事事具备,可却遗忘爱的本质是抉择。另则,《说文解字》里,「爱」的象形是人行走奔波的样子,既然爱是行动,那么情欲存在的意义,就不仅是感性的波动,也不仅止于神经生理的化学作用。爱应该是更实际的命题——选择爱谁?选择什么形式的爱?又选择以什么方式付出爱?

 

李忆莲《飞的理由》有句歌词这么说:「爱引动我飞行中的双翅⋯⋯翅膀的命运是迎风,我的爱,当你把爱转向的时候,我只身飞向孤寂的宇宙;眷恋的命运是寂寞,我的爱,当你人间游倦的时候,我会在天涯与你相逢。」

 

那么,你愿意为怎么样的人降落呢?就算一直飞着,也没关系的,任何选择总有它最好的去处,哪怕终将飞往天涯海角。我深切相信。

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长谷川
长谷川 关注:0    粉丝:0
新的时代,好男生要纯输出,纯输出是一家专门分享cosplay软妹图片,日系写真摄影,二次元动漫资讯,影视资讯,杂文随笔的网站。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